十一选五

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十一选五 >>西方哲学>>西方大陆哲学>>正文

(上)胡塞尔在《观念(I)》中对存在设定的悬搁

时间: 2018-09-07 10:29:20 点击:

摘要: 对存在设定的悬搁是胡塞尔超越论现象学的开始和基础,这对理解他的现象学工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关于悬搁概念学界有着不同的看法,有学者认为胡塞尔对悬搁概念没有足够的正面论述,有学者认为悬搁在自然态度中没有基础,因此,现象学从自然态度到超越论态度的转换缺少依据,还有学者认为胡塞尔悬搁概念适用于个别存在者的存在,但不是整个世界的存在。本文以《观念(I)》中的相关论述为基础,来回应这些说法,由此说明胡塞尔现象学悬搁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关键词: 悬搁;存在信念;胡塞尔;超越论现象学

 

 

  导言

   

胡塞尔现象学以“回到事情本身”(auf die Sachen selbst zurückgehen)为口号或精神,要求按照事情所是的方式展现和描述事情本身,在胡塞尔那里事情本身指的是超越论的纯粹意识。而这就要求首先排除那些对事情的各种预先的理解、解说以及理论,无论这些说法看起来多么自明和可信。这些就是现象学还原(Reduktion)的工作。现象学还原是胡塞尔现象学方法论的核心概念之一,它包括了对一系列超越者(Transzendenz)[1] 的排除,比如,对世界、上帝还有各种实质和形式上的本质学说(比如,逻辑学和数学)的排除。通过这些排除工作,就使得现象学获得了自己的研究领域,即纯粹意识,或者说超越论的意识,实现了回到事情本身的要求。

对存在设定的排除(Ausschaltung)在胡塞尔现象学中也被称为悬搁(Epoché),这是现象学还原工作中最基础的一步。[2] 在其《纯粹现象学通论——纯粹现象学和现象学哲学的观念(I)》(以下简称《观念(I)》)中,胡塞尔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描述存在设定或者说自然态度的排除,也就是对世界的排除,从而为他之后排除心理物理物、自然科学和精神科学等做出准备。

尽管胡塞尔做了很多的努力去说明悬搁现象,但是,有些学者认为,他的论述并不是那么清楚自明,甚至可能不像他所说的那么可靠。

比如,有学者认为,胡塞尔没有从正面对悬搁进行规定,从而使得他的现象学还原处于一种模糊状态中。[3] 也有学者指出,世界的存在设定对十一选五来说是熟悉而自然的信念,认为世界存在的这种自然态度是十一选五日常所处的态度,摆脱这种态度而获得的超越论态度对十一选五来说是陌生的,也是日常存在的十一选五从未经历过的。如果在日常状态下没有经历过超越论态度,没有对这个态度的任何经历,那么,十一选五如何能够到达这个态度呢?[4] 此外,有学者指出,胡塞尔的悬搁目标是指向整个实在世界的,而他对悬搁的论述却表明他的悬搁是以单个的特定存在者为目标的,但是,对单个存在者的悬搁中世界存在这个设定仍然被保留着,那么,这种意义上的悬搁就无法完成现象学的还原工作。[5]

胡塞尔现象学的主要工作是对纯粹意识或者超越论意识的研究和描述,而纯粹意识只有通过现象学还原之后才能获得。在现象学还原中,对世界存在设定的排除,也就是悬搁,是所有现象学还原工作中最基础的部分。因此,要理解和把握胡塞尔现象学,就必须对悬搁有一个深入的考察,需要了解悬搁的含义及其可能性或者合法性。以下就主要依据《观念(I)》这部著作,厘清胡塞尔对悬搁的论述。[6]

 自然态度的总设定及其根源

 

 

“悬搁”所针对的是自然态度下的存在设定(Daseinssetzung),这也被胡塞尔称为“总设定”(Generalthesis)。胡塞尔在《观念(I)》第二篇的第一章里对自然态度的存在设定有一个精炼的论述。

胡塞尔总结了自然态度下的存在设定或者说总设定: “十一选五持续地认为一个面对着十一选五的时空现实是现成存在的,十一选五自己以及一切在其中现成存在着的和以同样方式与其相关的人,都属于此现实。”[7] 简单来说,这种自然态度就是日常生活中每个普通人对世界实在性的一般看法。自然态度的世界,就是一个未经哲学反思的普通人眼中的那个世界。比如,十一选五作为一个自然态度下的人,十一选五会如此看待十一选五周围的世界: 十一选五现在坐在电脑前,十一选五此刻的注意力在电脑屏幕上,十一选五知道电脑周围有很多东西,但十一选五没有注意它们,比如,茶杯、台灯,等等,这些物品和十一选五都在寝室这个空间内,而在这之外是更广阔的校园和城市,还可以扩展到国家、地球,等等,这个视域可以无限延伸。最大的视域就是整个世界,对十一选五存在的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和包罗万象的,在其中不仅包括了物质物,比如作为被使用的对象的电脑和茶杯,还有属于这些物质对象的价值特性和实践特性,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人和动物,等等。在这个有形的自然世界之外还有无形的观念世界,比如,算术世界。但在这里,十一选五的讨论所关注的中心在于物质物,即仅考察胡塞尔对物质物的存在设定的排除。[8] 总的来说,自然态度下的存在设定就是认为世界是现实存在的,而这个现实存在被胡塞尔规定为时间空间中的现实性(räumlich-zeitliche Wirklichkeit)。

不过,在现实世界经常会出现一些幻觉和假象,比如,沙漠中的海市蜃楼,这些现象会使得十一选五去怀疑某些存在者的真实性,但是,它们不会导致自然态度下的人产生对世界存在的怀疑。就像胡塞尔所说的: “作为事实存在者而存在,并假定它既对十一选五呈现又作为事实存在者而呈现。对属于自然世界的所与物的任何怀疑或拒绝都毫不改变自然态度的一般设定。”[9] 也就是说,在个别存在者那里呈现的假象或者幻觉而引起的怀疑并不会改变十一选五对世界的一般存在设定。反而为十一选五提出了这样一个任务,即消除那些假象和幻觉,从而更好地确定世界的真实存在。根据下面的论述,十一选五可以看到,这种现象还是导致十一选五把世界设定为与意识对立的自在存在的重要原因。

胡塞尔在《观念(I)》第 39 节里还谈到了自然态度总设定的最终根源,即产生存在设定的原因。他把这个最终源泉归结为感性经验(sinnliche Erfahrung),但他主要以感性知觉来说明产生存在设定的原因,因为考察感性知觉或者更准确地说物知觉就足以说明存在设定产生的原因。[10]

一个觉醒的自十一选五会对周围有一种连续的知觉,物质世界存在于十一选五的知觉中。那么“作为具体自在存在的意识本身和在其中被意识的即被知觉的存在,如何并且怎能被分离开来呢”?[11] 如果物质世界在十一选五的知觉中存在,十一选五又是如何会把它作为一种与意识对立的和作为自在自为的存在呢?也就是说,世界的存在设定是怎么出现的?胡塞尔在这里提到了幻觉和假象的影响和作用。十一选五知觉的过程中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有时也会陷入幻觉和假象中。比如,人在沙漠中行走,突然发现远处出现了绿洲,而且很多景象都是很逼真的,比如有湖泊、树木、高楼甚至还有人群。于是他拼命往前跑去,但是,发现无论怎么走,这个绿洲都在远处,可望不可及,于是,他认识到这只是沙漠中出现的海市蜃楼,并不是在他面前真实存在的事物,这个幻觉可能是由于光的折射而出现在沙漠中的自然现象,也可能是他在脱水的情况下大脑产生的幻觉,总之,这时他的所见并不是“真正的”知觉。而当他真正到了沙漠中的绿洲时,他看到这个绿洲的一切景物,并且通过其他的经验来证实,比如,他真正喝到水了,与人交谈,等等。这个时候他的所见所闻是真正的知觉。通过幻觉和现实的对比,这个人就会认定这些被知觉的物(比如喝的水)是现实存在的,并不是他的意识中的幻觉。“知觉行为,当十一选五认为它纯粹是一种意识,并忽略十一选五的身体和身体器官时,似乎像是本身无本质之物。”[12] 但是,在自然态度中,知觉行为不会仅仅被当作一种意识,它还需要现实的物质物等的存在作为条件。这样物质世界作为与意识对立的自在自为的存在就与意识分离开来了。于是,对物质物的存在设定也就产生了。

最后,对存在设定这个概念还要补充说明一点。对世界的存在设定是十一选五意识中非常基础甚至顽固的一种信念,它可以以各种方式表达出来,或者隐藏在各种其他的意识中。比如,即使十一选五已经认识到某个现象(比如海市蜃楼)是一个假象,但是,十一选五还是会设定这个事物的背景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甚至会相信这个假象本身也具有某种实在性,比如,这个海市蜃楼的光和色彩等是真实存在的。因此,在对假象的这种不存在设定中其实暗藏了对其他东西的一种存在设定。所以,如果要排除存在设定,任务是艰巨而复杂的。

 悬搁存在设定的必要性

自然态度下对世界存在的设定是日常状态下的十一选五自然而然具有的信念,而且,这种信念是普遍而根深蒂固的,那么,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胡塞尔要开启他的现象学研究,为什么一定要排除或者悬搁这个存在设定呢?

根据胡塞尔的论述,十一选五可以总结出他排除存在设定的两个核心原因。

首先是现象学自身的要求。现象学的口号是“面向事情本身”(Zu den Sachen selbst)或者“回到事情本身”(auf die Sachen selbst zurückgehen),[13] 这就意味着,十一选五要按照事情本身所是的样子把它们呈现出来。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胡塞尔提出了几个重要的现象学研究原则。对他来说,最基本的一个原则是“无前提性原则”。胡塞尔在《逻辑研究》第二卷的开头指出: “正如人们经常强调的那样,一项具有严肃的科学性要求的认识论研究必须满足无前提性原则。但是,十一选五认为,这个原则无非是指: 严格地拒斥所有在现象学上无法完全实现的陈述。”[14] 也就是说,那些未经现象学验证的命题和观点都应该从十一选五的研究中排除出去,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正确和不言自明。而存在设定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是自明的信念,但是,实际上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外部世界的存在并不具有绝对的确定性,这点笛卡尔也怀疑过。[15] 因此,外部世界的存在设定作为一种值得怀疑的观点就需要被现象学所排除。

另外,在《观念(I)》第 24 节中,胡塞尔提出了他所做的研究要遵循的一切原则之原则(das Prinzip aller Prinzipien): “即每一种原初给予的直观都是认识的合法源泉,在直观中原初地(可说是在切身的现实中)给予十一选五的东西,只应按如其被给予的那样,而且也只在它在此被给予的限度之内被理解。”[16] 现象学要求从最直接最明确的起点开始,从那些“在直观中原初地给予十一选五的东西”开始,这点也符合了现象学的口号“回到事情本身”。“回到事物本身”,即要求十一选五回到对事物原初的直观那里。胡塞尔在非常严格的意义上要求这种原初性和明证性。因此,这就要求十一选五要摆脱一切未经审查的先入之见,那么,自然要摆脱存在设定这种未经审查的信念。

这就像盖房子之前要先打好地基,而要打好地基就需要先清理乱石、泥土和杂草。在现象学中,这个清理工作要做的是“摆脱一切迄今为止通行的思想习惯,认识和摧毁那类通行思想习惯借以限制十一选五思想视野的理智束缚[……]这些都是难以达到的要求。但它们也都是最低限度的要求”[17] 。在众多通行的思想习惯中,存在设定即是其中一种。十一选五总是习惯于设定十一选五所接触、所经验的对象是事实存在的,然而存在设定并不具有绝对可靠性。存在设定并不是在直观中原初给予十一选五的东西,它不具有明证性,相反,它是很可疑的,因为,十一选五可以设想世界完全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梦境。[18] 因此,对存在设定的排除就是现象学所要完成的清理工作之一,是现象学研究的严格性和实事性所要求的。

胡塞尔要排除存在设定的第二个原因是存在设定自身所造成的理论困难。如果,十一选五认定十一选五之外存在着各种物质,那么这些物质不能被纳入意识之中,而且,它们与意识在本质上是不同的。比如,笛卡尔把物质的本质规定为广延,把意识或者精神的本质规定为思维,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实体。于是,问题就出现了: “如果物质世界与一切意识及其固有本质性相对立而成为‘异他物’和‘异他存在’,那么意识怎能与其关涉,与这个物质世界并因此与非意识的整个世界相关涉呢?”[19] 这就是传统的意识与物质的关系问题,如果承认了存在设定,那么就会出现意识和物质的二元论,于是,就必须要回答: 作为两种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东西,意识和物质是如何可能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它们是如何作用的?

笛卡尔认为人脑中有一个叫松果腺的器官,可以把精神和物质联系起来。精神通过松果腺作用于身体,由此影响外部世界。而外部世界的刺激也可以通过松果腺传递到精神中。但是,松果腺是如何发挥作用的,笛卡尔却无法给出具体的说明。直到现在,外部世界对大脑意识的作用仍然还是科学中没有完全解开的谜团。

而与此类似的另外一种方式就是: 有人就设想通过一种中介意识来联系意识和物质。这种方法不是通过物质(松果腺)完成的,而是通过意识完成的。然而,这也不可能达到目的,因为这种解决方式会导致无穷倒退和悖谬。

这种说法设想物质不是直接进入意识之中,而是通过它们的“内在形象”(inneres Bild)来与意识相联系。比如,他们认为十一选五不能直接知觉到花园里的苹果树,十一选五所知觉到的只是苹果树在十一选五意识中的一个“内在形象”,这个形象起着描绘苹果树的作用。而这需要借助于一个再现意识(Abbildungsbewußtsein)才能实现。[20] 用这个再现意识来连接作为现实客体的苹果树和它的“内在形象”,但是,这种方式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同样明确的是,这些意识方式中的每一个别方式已经要求在内在客体和现实客体之间作出区别,因此包含着应当通过此构造加以解决的同样问题”[21] 。本来十一选五希望通过这些再现意识解决内在客体和现实客体之间的割裂问题,但是,在这里十一选五看到再现意识本身又已经包含了同样的问题,即内在客体和现实客体之间的对立。为了给这个再现意识和外部世界之间建立起联系,那么,十一选五就需要继续借助于一个再现意识。由此,十一选五求助于再现意识这个中介来解决问题,就会导致无穷倒退。

这种解决除了无穷倒退之外还会导致一个错误,那就是混淆了有着本质区别的知觉和形象象征表象(bildlich-symbolische Vorstellung)或记号象征表象(signitiv-symbolische Vorstellung)。这种通过中介连接意识和物质的构造认为知觉不能直接到达物自身(Ding selbst),而是需要一种“显相”作为中介。这种看法被称为形象表现论或者记号论,这两种理论都认为十一选五所知觉的只是空间物的形象或者记号,而不是空间物本身。形象表现论由于广受批评而被记号论所取代,但胡塞尔认为两种理论都是非常不正确的,甚至荒谬的,因为,它们把知觉混同于记号意识或形象意识,但是在胡塞尔看来,两者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在知觉和形象象征表象或记号象征表象之间存在着一种无法沟通的本质区别”[22] 。

在形象象征表象或记号象征表象中,十一选五直观着某种东西,但这些直观到的东西并不是十一选五所指向的目标,它们只是一种形象或者记号指示着另外一种东西,就是被形象再现的或被记号指示的东西。比如,十一选五看地图的时候,十一选五会说从这里到那里是多远需要走多久,显然,十一选五说得不是指地图上的距离而是实际的距离。因为十一选五看地图的时候,是把它当作一个标记,而十一选五实际所指的则是现实的地理区域。但是,胡塞尔认为,在知觉中,却不是这样的,在知觉行为中,十一选五“活生生地”或者“切身地”(leibhaft)直观到一个物本身,十一选五不会把十一选五直观到的东西当做是某种“记号”或者“形象”。因此,十一选五必须要区分开在本质上不同的知觉和形象象征表象或记号象征表象,否则就会产生悖谬,从而把知觉当作一种只能达到记号或者形象的象征表象行为。[23]

总而言之,一方面,现象学自身的特点要求清除可疑的存在设定;另一方面,存在设定本身会造成意识和物质的关系问题,即如果做出这样一个设定,十一选五就无法解决意识是如何与物质相关涉的问题。因此,存在设定这个通行的思想习惯在现象学研究中必须要被予以消除,否则,现象学的研究就会变得不彻底,也会因为遇到身心问题无法展开。

注释

[1]以前的翻译把“Transzendenz”和它的形容词形式“transzendental”,“transzendent”和分别翻译为“超越”,“先验的”和“超验的”。后面两个形容词形式是康德哲学的核心概念之一,这两个翻译在康德哲学那边或许是合适的,但是,如果用在胡塞尔现象学那边就可能会出现问题。比如,世界对胡塞尔来说是一种“Transzendenz”,这意味着,它相对于意识来说是“超越的”(transzendent),但是,它并不是超越经验的,反而是在经验中构造起来的。因此,如果把“Transzendenz”翻译为超验就会有问题,因为,胡塞尔用这个术语是想表达世界并不内在于(immanent)而是超越意识的这个含义。所以,一些学者,比如,王炳文、倪梁康等,也呼吁用这个词本来的含义来进行翻译。因此,这里把“Transzendenz”,“transzendental”和 “transzendent”分别翻译为“超越者”,“超越论的”和“超越的”。严格说来,把“transzendental”翻译为“超越论的”也不是十分合适。比如,主体超越自身而到达世界,并且构造世界,在这个意义上主体是“transzendental”,即“超越的”,但是,这种超越的属性并不一定就会成为主题化的考察对象,还不是一种理论,因此,翻译成“超越论的”也还是颇为勉强。

[2]关于悬搁在各种现象学还原中的基础作用,参考 Zahavi(2003: 46)。

[3] 如Lübcke (1999: 2)。

[4] 参考蔡文菁  (2011: 1-14)。

[5] 参考 Fink (1957: 333-334)。

[6] 在《观念(I)》(胡塞尔,2009)之后胡塞尔还在很多地方对现象学悬搁进行了论述和说明,但是,这些版本的悬搁都是以《观念(I)》中的悬搁论述为基础的。关于《观念(I)》中的悬搁理论的范式地位,参考 Brainard (2002: 58)。

[7] 《观念(I)》,中文版见胡塞尔(2009: 108-109),翻译有改动。

[8] 作为现实世界(作为物质物)的排除是胡塞尔超越论还原的第一步,之后,他也会对观念存在者实施还原,比如,对物理学对象以及数学对象等进行排除。具体参考《观念(I)》第 60 节。

[9] 胡塞尔(2009: 109)。

[10] 参考胡塞尔(2009: 129): “显然这种最终源泉即是感性经验。然而对十一选五的目的而言,考虑感性知觉将足够了,后者在经验行为中,在一种严格的意义上,起着一种原经验(Urerfahrung)的作用。”

[11] 胡塞尔(2009: 130)。

[12] 胡塞尔(2009: 130)。翻译有改动。

[13] 胡塞尔的表述是“auf die Sachen selbst zurückgehen”,海德格尔的表述是“Zu den Sachen selbst”。在这两个表达上并没有显示出本质上的差异,Waldenfels 指出,在现象学的开端,面向实事性(Sachlichkeit)的特征是现象学的共同特点,参考 Waldenfels (1988: 143)。无论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现象学研究在具体工作上如何天差地别,但是,这个特征是他们具有的,也是使得他们都能够被称为现象学家的原因。不过,在这个意义上,很多哲学家的工作都可以说是现象学意义上的。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对此并不能展开讨论。

[14] 《逻辑研究》中文版胡塞尔(1994: 29),德文版 Husserl(2009: 24)。中文版有一个可惜的误译。译者把“Das Prinzip kann aber unseres Erachtens nicht mehr besagen wollen als […]”误译为: “但十一选五认为,这个原则并不再意味着[……]”这就表达了和胡塞尔相反的看法,胡塞尔认为,无前提性就是指要排除那些在现象学上无法实现的陈述和预设。译者把这里的“nicht mehr als”(无非是)误译为了“不再是”。

[15] 参考笛卡尔的第一沉思中对外部世界的怀疑。

[16] 胡塞尔(2009: 98),翻译有改动。

[17] 胡塞尔(2009: 51)。

[18] 不过,这种设想对胡塞尔来说只是为了说明悬搁存在设定的可能性而展示出的一个权宜之计,现象学并不会像笛卡尔那样实施对世界存在的怀疑,关于胡塞尔和笛卡尔的这点区别会在下文进行更详细的论述。

[19] 胡塞尔(2009: 55)。

[20] 参考胡塞尔(2009: 263-264)。

[21] 胡塞尔(2009: 264)

[22] 胡塞尔(2009: 139)。

[23] 胡塞尔根据两类不同意识行为的区别来说明十一选五直观到的东西就是事情本身,这个论证的有效性其实是值得商榷的。因为,虽然在知觉这种意识行为中十一选五把对象看做是对象本身,而不是某个记号。但是,这并不就表明知觉到的对象就是对象的自在事物本身,也有可能是“显现”,而不是事物自身。比如,认知科学会认为人对外物的知觉是根据各种感觉材料而构造起来的,意识并不是直接地像镜子那样反映对象。不过,由于胡塞尔那里从一开始就要排除了各种存在设定,而认知科学就是建立在存在设定基础之上的,因此,这些结论无法被胡塞尔所接受和使用。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十一选五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十一选五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十一选五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十一选五_十一选五软件-手机版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单位:十一选五_十一选五软件-手机版  
    友情链接 | 联系十一选五 | 管理入口
     
    地址: 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 610041 电话: (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
  • 十一选五_十一选五软件-手机版 正规的彩票app_正规的彩票app合集_【官网推荐】 幸运农场_幸运农场彩票-专业购彩APP 快三_快三江苏-官方推荐 快3_快3江苏- 顶级信誉平台 时时彩票_时时彩票软件【官方网站】 彩票app下载_彩票app下载官网下载快三_官方入口 彩票app下载_彩票app下载最新|平台-Welcome 彩票官网_彩票官网app|网站首页 中国体育彩票_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_【官网】 彩票投注_彩票投注大厅-Welcome